蔡立東教授:屏蔽小我、跨越本我、成就大我-幸运农场直营
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 首頁 > 德潤論壇 > 正文
德潤論壇
德潤論壇
蔡立東教授:屏蔽小我、跨越本我、成就大我
發布者:黨辦     發布日期:2020年12月31日 08:18     點擊數:

在習近平總書記對黃大年先進事跡作出重要指示三周年之際,回顧黃大年老師的人生曆程,研究黃大年老師的立身之道,發展並推進黃大年老師未竟的科技事業,思考他的所思、所想、所為,梳理總結歸納提煉他修身處事哲學,我深刻地認識到,總書記將黃大年精神概括強調為“心有大我、至誠報國”,這極具深意。首先,黃大年老師心中有“我”。人有別於其他生物,端在於人是觀念性的存在,不僅如此,正是人關於“自我”的觀念,使其成為區別於他人的具體的人,人與“我”的巧妙結合成就了其主體性與唯一性。有“我”是個性的張揚、價值的彰顯,絕不等同於自私。其次,黃大年老師心中的“我”乃為“大我”。這個“大我”是相對於“小我”“本我”而言的,“大我”並非無“我”,但一定是屏蔽“小我”、跨越“本我”,才能達至的狀態。總書記並未要求我們像他一樣“我將無我”,那麽從心中有“我”這個層麵上來理解黃大年老師,“黃大年精神”真的離我們並不遙遠。

一、小我、本我、大我之辨

每個人都有充分實現個人價值的內在動力,無論心有“小我”、還是“本我”、抑或是“大我”的人,概莫能外。人本性利己乃為客觀事實,考慮自己的利益並不減損人的道德站位,任何製度都不能要求人不考慮自己,“應當並且能夠”是設定法定義務的基點。

馬克思認為,“人的本質在現實性上是一切社會關係的總和”。人在定義自己的時候,首先想到的是圍繞自身而成立的一些社會關係。這意味著,人與誰建立了社會關係就決定了他是誰,與此適成對照的是,人是誰也決定了他能與誰建立社會關係。人與動物都是有機體,但與動物不同,除了前麵提到的每個人都有“我”的觀念,人還有其社會屬性,能夠在社會關係的維度加以定義和塑造。生活中,我們在介紹自己時,首先想到的一定是在社會關係的維度讓他人形成對自己的認知,所以“我是誰”的問題往往就會轉化成“我是誰的誰”的簡要介紹。另一方麵,人不僅要形成自我認知,還要追求生命意義,我們不僅是自己設想的人,還是自己誌願成為的人,而對意義的追尋也要在社會關係的層麵來達至。人對其社會屬性的態度及基於此的實踐,構成了區分“小我”“本我”“大我”的基本判準。人的靈魂是否高貴,道德是否高尚,主要取決於我們對修身處世方式的選擇。

做人的最低層次是“小我”。“小我”的心中眼裏隻有自己,沒有他人,特別是沒有與自己平等的他人。這種人以自我為絕對的中心,他人隻是實現自己利益的工具,為了實現自己的利益,可以不顧他人的主觀感受,突破底線,不擇手段,特別是不惜損害他人的正當利益達成自己的當期目的。“小我”不僅是對這種做人方式的道德評價,也是對這種做人方式的功利評估,更是這種做人方式的必然結果。如果人總是不顧他人的感受追求自我利益,損人而肥己,以擠壓他人成就自己,就會陷入一個人對所有人的廝殺之中。選擇以這樣的方式做人,雖然可以得一時之利,但終將被眾人擠壓成現實中的“小我”。

做人的中間層次是“本我”。“本我”具有界限意識,堅守“成為一個人,並尊重他人為人”的戒律,恪守正義的基本要求——得其應得。該得到的,就坦然接受,不該得到的,也不鑽營覬覦。自己要有尊嚴,同時也尊重別人的尊嚴,時時觀照“本分之我”。“本我”並非無私,其與“小我”之別在於,如何對待他人。現代社會尊重每一個人獨立性,自己做人,也要給他人留有空間。在人的社會屬性意義上講,“本我”就是一個尊重他人的人。今天的國家和我們都擺脫了物質上的匱乏,不再需要全力應對生存問題,亦不必為了活命而野蠻爭鬥。當由生存狀態躍升到生活狀態,生活的意義就成為了人生的主要追求,人獲得成就的場域更加開闊,多數人可以有很好的界限意識,達到“本我”的境界。人生的選擇寬闊無界,在意義的世界裏,沒有、也不要指望成為通吃的贏家,尺有所短,寸有所長,每個人身上都有獨特的閃光之處。“各美其美、美美與共”,你撫琴,我彈瑟,琴瑟相合才能奏出世界上最美的聲音。

做人的至高層次就是“大我”。總書記說黃大年老師“心有大我”,那麽什麽是“大我”?怎麽樣才能跨越“本我”鑄就“大我”?黃大年老師的觀念裏不是沒有“我”,他也不是不想出人頭地,甚至可能比普通人更想實現具有自身烙印的成就。但他心中的“名利”和他的“名利觀”以及他追求“名利”的方式,卻與眾不同。“隻要祖國需要,我必全力以赴”“振興中華乃我輩之責”“人的生命相對曆史的長河不過是短暫的一現,隨波逐流隻能是枉自一生,若能做一朵小小的浪花奔騰,呼嘯加入獻身者的滾滾洪流中,推動人類曆史向前發展,我覺得這才是一生中最值得驕傲和自豪的事情。”黃大年老師這些鏗鏘有力的話語,表征著他在麵臨人生選擇、想“我”之時,並沒有把自己局限於作為社會個體的利弊得失,而是把自己的個性旨趣、人生價值搭載於國家富強、民族複興的偉業之上。在這個層次上,思考如何成就自己,才能突破界限,跨越“本我”,鑄就“大我”。

二、棄小我、超本我、成大我,榜樣在引領

黃大年老師是回歸祖國的“赤子”,他的成長經曆,成才之路,報效之情,對處在同一個屋簷下的我校師生來說,無疑起到巨大的示範效應。他在多種重要場合,以低調、務實和充滿智慧的行事風格,為提高學校的知名度發揮了重要作用。他時刻想學生的事、想同事的事、想學校的事、想民族的事、想國家的事,唯獨缺少時間關心自己的身體。黃大年老師高遠的思想境界,讓他時刻胸懷祖國,甘於為國奉獻,並樂在其中,終至“大我”之境。

在吉林大學的辦學曆史上,這種棄小我,超本我,成大我的生動事例,還有很多。校史記載,朱光亞先生,1945年畢業於西南聯合大學物理係,1946年赴美國密執安大學研究生院從事核物理實驗研究工作,獲物理學博士學位;1950年春回國,曆任北京大學、東北人民大學(現吉林大學)副教授、教授,核武器研究所副所長、核武器研究院副院長,國防科工委科技委副主任、主任,19915月當選第4屆中國科學技術協會主席,1994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首任院長。1950年的朱光亞,是個年僅26歲的青年科學家,共和國的召喚,讓他激情難抑,他拒絕了優越的工作條件和優厚的物質生活待遇,毅然回國。回國前夕,他與51名留美同學聯名發出了一封致全美中國留學生的公開信。信中寫道:“同學們,聽吧!祖國在向我們召喚,四萬萬五千萬的父老兄弟在向我們召喚,五千年的光輝在向我們召喚!”“回去吧!讓我們回去把我們的血汗灑在祖國的土地上灌溉出燦爛的花朵。”“我們還猶豫什麽?彷徨什麽?我們該馬上回去了。”這封信就發表在紐約《留美學生通訊》第三卷第八期上。半個多世紀過去了,讀著這樣一封激情澎湃的信,我們似乎依然能聽到一個年輕科學家怦怦跳動的心音,感受到他火一樣的愛國激情,感受到新中國的誕生當時在海外莘莘學子中間產生的巨大反響,感受到朱光亞及其他青年科學家們“漫卷詩書喜欲狂”的自豪和喜悅。他們的人生選擇與學術追求永遠是我們年輕人的學習榜樣。

在我們國家更不乏高境界、大格局的“大我”。屠呦呦發明青蒿素成功挽救了以百萬計瘧疾患者的生命,81歲被授予拉斯克獎時,她的答謝詞樸實無華卻飽含深情,“榮譽不是我個人的,還有我的團隊,還有全國的同誌們……”屠呦呦和她的團隊在艱辛的科研曆程中互相扶持互相成就,積小流而成江海,集眾誌以興大業,為了共同的目標,突破“本我”,鍛就一個又一個“大我”。大家熟知的老一輩科學家袁隆平、黃旭華、孫家棟等等,也都如黃大年老師一樣心係國家、站位高遠,心懷開闊,德音孔昭,摒棄“小我”,超越“本我”,在追求“大我”的道路上實現了國家與個人的相互成就。“大我”想的是如何為國家和人民服務,通過服務國家和人民,最大限度地與更多的仁人誌士建立起基於共同價值觀的社會關係,將自己升華為更好的自我。

三、鑄就大我乃我輩之責也為我輩之幸

青年人的人生選擇,道阻且長!我們要尊重每位師生的人生選擇,希望、並不苛求大家都能“心有大我”。但走好未來的人生之路,卻要認真思考如何成就自我。“小我”之路必然越走越窄、越走越暗;“本我”可能盡享藍天白雲、鮮花綠地,但也隻能是波瀾不驚的終老一生;隻有確立了“大我”格局,把自己置於國家富強、民族複興的大平台,無限接近、領悟、享受人生價值的至高之境,方可不負此生。願我們共同傳承和弘揚好黃大年精神,對標先進,自我反思,自我提升,共同“屏蔽小我,跨越本我 鑄就大我”,共同“呼嘯著”把生命融入民族複興的滾滾洪流。

今天,我們躬逢盛世,生活空間無限開闊,更有資格、更有條件懷著開闊的心,迎接更美好的未來。首先,要做好自己選擇的工作,每個人都有對自我選擇承擔責任的道德義務。既然選擇了,請風雨兼程、全力以赴、砥礪前行;其次,要不斷地發現、拓展生活的意義。任何現象的發生必有其因,任何行為的實施概有其果,你所走過的每一個腳印都不會留下空白。要在更開闊的視野和格局中,擁抱生活,理解現象發生的原因,賦予行為以意義,讓自己的生活保持常新常鮮;第三,要學會享受奉獻帶來的幸福,不必過度糾結小得小失,愛出者愛返,福往者福來,以吉大人“人比山高,腳比路長”的豪情,在一次次的人生跨越中,不斷突破“本我”,充盈自我,迎接更壯美的“大我”人生。

 

友情鏈接 LINKS

 版權所有:幸运农场直营 2018 ©    聯係電話:0431-85166014       地址:吉林省長春市前進大街2699號東榮大廈